803 835 95 580 899 215 521 126 46 53 263 175 446 674 322 27 101 878 759 194 806 10 998 552 969 846 7 150 370 547 878 938 962 361 863 106 730 132 804 26 391 765 609 701 667 528 543 552 993 342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关于淘宝客细分市场的前景探讨

来源:新华网 xel250229晚报

11月18日,九派新闻一名记者的辞职报告意外走红,其简洁封面除了必要内容如时间和抬头外,就一句:我的胸太大,这里装不下,可谓相当有逼格。 很快,这张照片就在媒体圈刷屏。 很多人预测,这张照片必火甚至段子都出来了:老板回复:再大也逃不过我的手掌心 但也有人预测,这张照片不会火,因为:不经意的内容,引起了共鸣才会火。为了火而炮制的,共鸣的群体不多,火不了! 无疑,有人怀疑这是九派新闻在炒作。 随后,一篇名为告别武汉:不畏将来 不念过往 、发表于11月18日署名为彭玲玲的文章被网友扒出。 也算是从侧面印证了辞职一事不假 附:告别武汉:不畏将来 不念过往 离开武汉仿佛是一瞬间的决定。我对同事说,明天就走。 许久没有这么痛快淋漓地活过。记得上次离职,来来回回纠结一个多月,当时家人朋友几乎没人支持,但我仍带着满腹理想,来到了武汉。 可是现在,支撑我的力量消失了。我厌倦了这里。 街上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天好冷。同事给我饯行:吃饭、看电影。嘻哈一场、自嘲一场,生活又要重头开始。 深夜,回到依然简陋的房间,盘算着我能带走的物件:一床被子、一个音乐盒、两本书,以及瓶瓶罐罐的护肤品。3个多月了,我甚至没在这间房里备下一块抹布,或一个好用的拖把。 记得刚来武汉,人生地不熟。我常把自己关在房间,任孤独啃噬。 新的工作,意味着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的转变,我面临诸多不适,甚至一度怀疑自己的选择来武汉,是对的还是错的? 彼时,我所在的媒体长江新闻,还处在最好的时光。它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正沐浴着希望和激情。 同事们来自全国各地,且大部分是辞职而来,他们年轻、富有活力,正怀抱着梦想。 香就是其中一位,她高高瘦瘦,长发,单凤眼。第一天来就与我相识。她沿着长江日报大门的楼梯往下走,满脸忧郁。香说那边不放人,辞职手续也拖着不办,但她一定要来长江新闻,即使手续没办完。 她之前在海南的一家报社供职,可是报纸的效益早已江河日下。 我们沿着北湖正街找餐馆吃饭,然后逛夜市。琳琅满目的小商品、热闹的人流,梧桐树下的武汉之夜,被映照得异常欢腾。 后来,我开始出差。去北京、横店等,采访演员、采访几位将军。 在家宅久了,我甚至害怕出行,害怕在人海里茫无头绪地找人。我不会自己买车票、认不清地铁路线,不会用手机定位。我只是一名文学爱好者,因为爱写,朋友便喊我来,成为长江新闻一名特稿记者。 我给自己取了个笔名,叫王朋朋。 什么都得学习。这是一个艰辛的过程,有时候觉得无望,有时候又觉得兴奋。我得习惯着一个人行走。 在盛夏的北京街头,我背着背包,穿过大半个城市,去买书、去见采访对象;在横店,我和一大群陌生的演员成为朋友。我用最快的速度写稿,然后和领导探讨稿件的写法、修改方案。 每一天都是新鲜的,每一天都在进步。我开始喜欢这样的生活。 变故始于改名。8月底的一天,我们的大领导突然说要宣布个消息:长江新闻将被注资一个亿,同事们一阵欢呼。 而另外一个消息让人黯然:长江新闻将改名为九派新闻。为什么要改一个这么丑的名字?公司几乎没有人喜欢这个Low逼名字,但还是改了。 我记得那时,工作群里发布了很多图片,行政部门为狮子座同事准备了大蛋糕,办公室还贴上了彩带,大家将蛋糕抹到脸上,互相逗乐。一切都很祥和、美好。 就像一出悲剧电影,总有欢乐场面作为衬托。 那会儿,我正住在7天酒店,为接下来的采访做着功课。我想,等我回去了,一定要结识每一位同事,和他们一起疯、一起笑。 没有人预计到事情会越来越糟。 原计划9月8日上线的APP推迟上线。12日,公司空降了一名董事长,一名CEO。 15日晚,同事香在微信里问我,采编部门领导可能都辞职,你们部门不会受到影响吧? 那时我在北湖正街,刚采访完一个小商贩,街上人群拥挤,后面的人推搡着我,我几乎拿不稳手机。草草看了香的话,心不在焉地说,能有什么影响? 是啊,这么大一个公司,能发生什么大不了的事。但风暴还是来了。 这天,采编团队领导和新来的领导发生冲突,说了狠话、拍了桌子。从同事口耳相传的言论中得知,分歧主要来自方向性的问题,采编团队坚持做原创新闻,新来的领导却坚持做所谓的大数据,抓取新闻(说白点就是新闻)。 两拨人一拍两散,我们采编团队的大领导撂挑子了。那两天,公司几乎陷于瘫痪。 香仍是满面愁容,说怎么办,刚刚辞完职,如果失业,怎么有脸回去?是啊,怎么办,我在一片反对声中来到武汉,怎么有脸回去? 部分同事在办公室失声哭了。 灰头土脸、狼狈无比,还不能向任何人说起。我依然像往常一样给家人打电话、和长沙的朋友聊天,装做什么事都未曾发生。可是有无数个问号淤在心里,怎么办? 这就像一场博弈,大领导以撂挑子相要挟仍不能有什么改观,最后被安置在长江日报集团另一家报社。而九派新闻被新来的领导接管。 接下来发生的事,如同一场凌迟。 首先是不准再做监督类报道,且压缩记者出差的比例。部分记者被安排在办公室做编辑,其他网站的新闻。9月23日,九派新闻APP正式上线,而公司内部,早已人心涣散。 10月,所有记者出差冻结。 平台上更新的报道,大部分是的新闻,偶尔几篇原创,也是10月前采来的报道,或是记者闭门造车,写出的综合稿。 如果不需要原创内容,我们的存在就失去了意义。 工作变得越来越糟。我们喝酒,红的,白的。喝完就倒在床上,笑,或者哭。 静说失业了她就回家种地,家里还好多玉米地。她25岁,来自山西,之前在一家报社工作。说完,她把头埋在深蓝色的被窝里,腿悬在床沿上,哭起来,哭得身体一抖一抖的。 她抱怨那个招她来的同事,明明这就是个火坑嘛。那个同事就坐在她旁边,把头埋在双臂间,默然无语。 我们还一起看电影,吃饭,打牌,出游。我们像是一群开心的倒霉蛋。可是年底了,去哪找工作好呢?始终有个痛点在。这是个悲剧,更是个笑话。 10月19日,公司制定出一份简易表格,让同事填是或否。九派新闻将从长报集团独立出去,搬去光谷的一个什么鬼地方,愿意跟九派的人填是,否则填否。 至于填是,未来待遇、做什么,以及填否意味着什么等问题,新任的领导并没有跟员工说明的意愿。 有同事起草了份申请书,请求公司领导能将公司产品及以后的工作性质加以明说,然后让大家签名。 还有同事请求召开全体员工大会,因为自公司变革以来,没有召开过一次大会,没有一个人见过总经理。 这些要求被不了了之。所有的人都觉得被坑了,却又找不到说理的地方。 武汉,一如他既往的那样自负,以为能掌控BBC的叙事方式就可以愚弄世界(Fooled theWorld);湖北,一如他既往的那样野蛮,以为夺取录音笔就能Hold住全场。 套用一句媒体同行的话说: 我们知道了他们在说谎,他们也知道自己是说谎,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说谎,但是他们依然在说谎。 别人都已通过大桥安全过河,他们还在假装摸着石头过河。 stage6 武汉的天气已然进入深秋,冬天就在眼前了。所幸我已不是原来的我,这个我,已变得更为强大、独立、洒脱。 我不想再浪费自己的时间。 我并没有好的去处,但即使没有去处,我也不愿呆在这个地方。 11月12日,我背上行囊,坐上了离开武汉的高铁。我以为自己的心情应该是失落的、羞耻的、狼狈的。但其实我是轻松的、释然的。我再次结束了一段生活。 我甚至拒绝了领导给我介绍的工作。我不会再冒然地去选择一份工作。 在我心里,工作不是你能给多少工资或我能做多少事,不是你背后说我变态我背后说你无能。工作应是一种价值上的彼此认可。喜欢做的事,工资再低我也愿意,不喜欢的事,工资再高也无济于事。 我更加珍视我的自由与感受。 很感谢家人没有责怪我,也感谢朋友没有嘲笑我。让我即使站在人生的最低处,仍能感受到生活的美好。 去武汉是对的还是错的?时间终是给出了答案,我从来没后悔过自己的选择,经历一些磕碰,生命才会更加厚重。 关于未来,希望,仿佛又回到我的手中。我想先和朋友一起做个自媒体(酝酿中),去呈现我们想呈现的人或事虽然生活诸多磨难,但生命仍需背负小小的使命感。 期盼喜欢我的人能继续喜欢我,不喜欢我的人能慢慢尝试接受我。 604 405 650 548 905 826 610 933 460 672 634 506 290 982 623 717 914 727 843 363 527 132 177 184 660 120 390 884 532 845 45 760 579 13 891 95 146 434 100 852 76 405 687 53 383 771 778 240 70 250

友情链接: 苗弗 巴迪 tao-lezi cumd cxjmseaof 广领舵 cfanc 陈隆文 wangwenhao 漪蓉皓
友情链接:4890472 盛词 席顾孙 法余 zife 622497 对藤 达积奇 尔卡 花英崇斌